Livin' La Vida Loca

#替我活下去

#麦R麦无差

旧梦覆辙。

Mccree曾无数次梦到那双眼睛,那双熟褐色布满恐惧的眸子,染上腥色与血液与枪火气息,还有那句他一辈子无法忘记的话,

“替我活下去。”

如同咒语,或是一生难解的谜题。

“你们开干吧。”耳麦里响起沉稳男声夹杂微弱电流音,年轻有为的牛仔收到指令侧头对耳麦吐出短促气音以作答复。他简单审视了面前紧闭的房门,身体前倾左手探向把手欲转动,在感知把手凹槽被某种硬物阻碍的一瞬间,腿部猛然发力用后跟冲击力蛮横地踹开阻碍物,门狠狠撞击到墙上反弹发出破裂的声响,同时牛仔早已放在腰部蓄势待发的右手熟稔地拔出维和者,不由分说地对准出现在视野中的第一个目标。

“——别...

诶诶诶诶诶诶?!猝不及防!!!
重点是那句“你可别告诉别人噢”,大明星竟然还小害羞,这是有多甜啊!!

如果真转成了专业的话,可真要好好画画了

刀是大漠刀,寒刃出鞘泛明月冷光。人是西域人,气势凛然娴熟招法寸寸威胁人命脉。

棒是打狗棒,乱棍一扫溅猩红血点。人是大唐乞儿,醉意拳法如暴雨倾注紧追不留情。


我有明尊护体,可化琉璃妙相。你有笑醉癫狂。


酒哪有你好喝;大漠月也媲美不及你。


你有称霸天下之野心,我有誓守大唐之气魄。

你我萍水相逢却注定不仅仅是过客,心意相通却不得不相戮相杀,或许,命数如此,命该。


一个大款明教和人穷志气盛的丐帮相爱相杀的故事:p


大纲:
733年,明教即将在中原兴起之时,明教作为半个中原血统的波斯富贾,踏上丝绸之路往中原行进,...

窝囊废。

我可能要疯了。


动车窗外的天是黑着的,不知道是在隧道还是天真的黑了下来,车厢似乎还在动,所以得不到答案。
眨眼的瞬间,窗外就亮了,原来是在隧道里。
暖黄的光照在书页上,看得发困。石川啄木的诗,一旦有所了解他,字句就不再觉得那么简单。
同阅读而起的,是青涩而无端的共鸣。在摇摇晃晃地行驶着的列车里,仿佛开始体会到他的漂泊感。于是被强行塞在这个小空间里数个小时的焦虑都平复下来。
看点东西真好啊。今天排队检票的时候,人很多,挤得自己喘不过气,但满脑子想着的,是昨晚旅店里看过的,大抵是表达这种意思的诗句,“我钻进车站的人流里/为了听听/家乡的声音” 。于是不再急切,站在聒噪的乡音里,静下心等轮到自己被吞进挂着入口标志的大口。...

和久未联系的朋友通了电话,她因为明天英语期末考而焦虑想找人聊天,而我正处于考完算着日子回家的空闲时期。
苦笑着交换了最近的迹遇,发觉我们都处于一个糜烂而无奈的处境。挣脱不出偷懒,又恨自己不够努力。我们谈自己谈别人,无一不是笑自己多闲,与勤奋的人差多远,又惦记着挂科的事,不喜欢高数。
她在电话里笑,虽然说出这种话会让自己显得过得很失败,可我真的,很后悔。
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这一点,我们相似得可悲。
以为从高考的巨大压力抽身出来就能够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却发现自己只是浑浑噩噩活着轻松的日子,除了每天过得飞快,就剩下逐日堆积的负罪感。
我们像是在酗酒,在痛苦与快感边缘挣扎直至沉溺。
无数次被残酷现实打醒,忿忿...

阴。

这是日记了。
又梦到了一堆毫无逻辑的东西

我被关在一个用红色木头造的,镂刻出各种古典花纹的透风屋子里,窗户的地方没有玻璃,只覆盖着一层薄纱,地板是毛茸茸的草皮。
和两个来探视我的人大吵了一架,愤怒驱使我趁着他们走掉逃了出去。
房屋外面是像是森林公园般的构造,走在路上看到了长在树上发荧光的橙色蘑菇,亮度刚好可以在夜晚代替路灯,蘑菇还能喷出荧光的粉粒,一颗颗漂浮在空中。
周围树很高很茂密,附山而长。我在山脚下。
顺着石梯爬上山顶,看到到处都有外表是恐怖鬼面,功能完全是用来让人放声尖叫的游乐设施,然后我在那里停了一会,瞅别人坐上去尖叫。觉得很有趣。
后来我鬼使神差得到了一盆花,有人告诉我这是我父母的第十个女儿...

如果说这是日记的话,记的却不是今天的事,而是昨天的,所以这不应该叫日记吧。
想了想还是要写下来。本来是昨晚想写的,又担心别人笑话,一点小事就记得这么牢,还回想很多遍。
虽然是小事,但的确让我很开心,我本来就是一个容易缺少快乐的人,所以还是偷偷摸摸写下来吧,就像一颗独一无二的弹珠,只有拥有者才能知道它的贵重。

昨天忙着背英语,搞到晚上近九点钟才溜出去吃晚饭。点了牛腩面和水饺打包,坐在店里等。
那个时候已经很晚了,没有客人,老板娘在和一个年纪相近的女人在聊天,内容无非是家常琐事,我也无心偷听,就闲的坐一旁戳戳点点手机。
餐厅里很安静,只有两个妇女时不时压低声音的笑语。
这时大概是服务员或是闲暇的厨子,在内...

晴。

受不了老是红色警告的内存,一口气把手机里所有照片都删掉了。整整12个G,近九千张图片,天知道我是怎么存下来的。
所以以后要及时保存在其他终端上,然后删除。

打算重温sp,从第二季看起,因为b站上似乎没有第一季的片源,也懒得去找了。唔好喜欢ike,小加拿大人真可爱。

画了一上午人体,问了妖怪关于速写与线条之类的问题,也得到了解答。然后她安利我蒋勋,我的孤独六讲还没看完呢。她还安利了林清玄的有声散文,说是喜马拉雅有放,声音苍老得很平静。今晚去听听。
画画也不能一时冲动啊,哪里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呢。

中午打了把ow竞技,又是一胜一负,应该没掉什么分。在一千七的鱼塘里逗留好久啦,早知道趁着上次一口气...

我从来不是一个有安全感的人。

或许是从许多年来挥霍似的相聚离散里尝了苦头,总觉得世间不再多有自己份的长久。


我最悲哀的时候是最为清醒冷静的。

或许最近会写点76D的东西..。
只是或许.
但还是得写,或早或晚.
最近爆肝太厉害,有点累.
就是我怕..烂尾。
有个模糊的小段子在脑袋里面.

而且我对76还不是太了解.

关于奶爸组和偶像组.

Lucio: 什么莫里森你以为我接近你是为了你女儿??

我有毒.
没有奶爸组吃很蓝过哦哦哦哦哦哭。

把想填的坑扯过来堆着。

也嫌麻烦以后翻。


1.

#kings man#

#cp: Eggsy X Harry#

•親吻他的手指

事實上,Eggsy對Harry的手有著別樣的喜歡。

那是一雙不折不扣的紳士的手,指節分明手掌寬闊有力,長年握住武器以至手心有一層細膩的薄繭,手腕處突起的骨節也格外的性感。Eggsy喜歡在性愛之後攥著Harry的手,手指若輕若重地在他手心裏畫著圈兒,聽自己的情人在他懷中從急促迴歸到平穩的呼吸,直到睡意沉沉襲來,他摟著Harry入眠。

一日黃昏。

晚飯完畢,Eggsy陷在Harry身側的沙發裏,側身瞅著男人一本正經地讀報。Harry讀報是一種習慣,他...

【ring】


想写的新梗:9

想试试

●kara视角。

●karaichi恋人设定

●kara歌手设定


我还真喜欢歌手设定啊哈哈哈哈哈。

也是把资料啊小片段啊先堆起来,毕业再好好写。

说起来,还真快毕业了诶。

时间过得再快一点吧..。想干的东西还有好多,也能够抽空填点以前的脑洞了。


扯回话题:3

涉及r18预定嘿嘿嘿x.

上一篇大概会到告白成功两厢情愿结束。

这一篇想写的是这对笨蛋恋人之间的互动。


1.

如标题所述就是关于戒指的小故事:3

kara悄悄了情侣戒指给ichi然后balbala..................。

就这样,今天...

为了搜集资料去看了看很多カラ一文..

然后发现我的文风真他妈奇葩(

真他妈,奇葩.

_(:з」∠)_

反正我也是个废人了

1.屏幕里的男人缓缓启唇,从胸腔中悠悠吐出混浊粗犷的声线,那是平日松野一松所未听过的.松野カラ松攀在麦克风上,腰部微微曲成一条弧线,他低哼着难闻清晰的歌词,指节随着愈强的节拍轻敲着.

鼓点猛然炸开,他亦倏然扬头,低沉的嗓音从扩音器中直撞向ichi的耳膜.ichi眉头稍蹙,却移不开黏在电视里那个二男身上的目光.他突然感觉对方,很陌生.

2.松野一松不由得蹙眉.
 这种风格太喧闹,不适合自己,同样也不适合松野カラ松.

在他的印象里,カラ松是那个坐在夕阳下抱着吉他小声哼歌的那个二男.

3.
 对于松野カラ松来说,松野一松总是对每个人防意如城.他摸不透四男的脾气,他曾...

※私设有

松野カラ松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吻松野一松的时候。

模糊记忆里残留的除了对方冰凉唇瓣的触感,还有身体某处溢出隐约的疼痛。

当然会很疼,因为事后被人狠狠揍了一顿。

已经是挺久远的回忆了,若是非要追溯,得将思绪扯回漫长的以前。并且,他是不希望松野一松记得这件事的。

松野カラ松对皮夹克和金属光泽饰物的狂热是从他年少时在书店翻开一本搁置在角落的时装杂志的时候萌生的。

即使破烂的书角和封面上打了惨兮兮折扣的标价都昭示着大众对其内的所谓“潮流”的不屑,松野カラ松还是毅然决然地买下它,并郑重其事地藏在家里的角落。

十多岁的少年的追求总会有些盲目。

松野カラ松的追求,就是成为一个成熟...

谁忆今朝笑

為了不弧超亞薩西的osoni的戲我在這兒碼!

#忘愛症候群#


#色松#


#ooc有,文筆渣..慎!#


0.


「忘愛症候群啊...。因為某種原因忘掉了愛的人,並且一直拒絕對方,無論回憶起多少次都會再度遺忘……」面前的男人撐著下巴緩緩讀著終端上文字,拇指在屏幕上滑動至最底端後抬眼望向自己,「你患了這種病.」


雙手焦躁地在桌底十指交握,眼神飄忽著不停掃向角落裏熟睡的貓,滿口不耐煩地迴應著對方,"抱歉,醫生,我沒有過愛人,所以怎麼可能他媽的有病。‘’


「誒。」


男人困擾地眨眨眼,「...可是一松,我不是醫生,我是你的bro。」


‘’哈..?‘’對方的話猶如一陣驚雷,卷席而起自己頭腦深處難以...

我们明白很多,却仍一无所有。

再见了蛇足桑。

..。

Ribes Nigrum:

#不喜可喷#


蛇足,今天心情不太好。
他的好朋友,川村先生,被粉丝扒出有了女朋友。川村先生不得不紧急发推承认。
随即川村先生迎来了粉丝的一顿痛骂,毕竟他在几天前的生放还夸下海口。
「比起那些有的没的,你们更应该相信我」
蛇足觉得无言以对。
===
川村先生的名声骤降,那个人急得快哭出来了。然后他想起了蛇足,抽噎着给蛇足打电话。
他说起他们两个人原来的事。
他们一起唱歌。
他们一起投稿。
他们一起给粉丝回复,然后开不露脸的生放,看着一条条弹幕相识而笑,moka在他们脚边打着哈欠。
“蛇足,蛇足,”川村先生带着哭腔哀求,“你帮帮我,告诉我的粉丝我多爱他们,我们为他...

我言几个月前的我亦非如今的我。


唯可笑依旧。

为什么会变,以前的你多可爱啊。

没什么意思怎么办。

......真的有蹲盾萝的毒哥。

太突然了..还被炸了两个无间长情⁄(⁄ ⁄•⁄ω⁄•⁄ ⁄)⁄..

头重脚轻。熬夜的感觉


心有点累,放不下

努力的人总会努力,没有借口没有理由。


我心智还未成熟还未戒掉浮躁。


总是庸人自扰。

...真的很美。


缺水的海怪:

-去年的旧图

-世界观说来话长

-你们自己脑补就好了

© 飴原 | Powered by LOFTER